您好,欢迎访问征和律师事务所!
案例新闻
联系我们
征和律师事务所
邮箱:zhenghe@qq.com
电话:137-2015-5123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珈山路19号(武汉大学正大门处)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案例新闻

案例新闻

辽宁省大连市承揽合同纠纷案例
发布时间:2021-07-28 17:10:39浏览次数: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辽02民终357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辽宁省大连市。


法定代表人:谭*,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供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辽宁省大连市。


法定代表人:刘*琛,董事长。


上诉人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供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2020)辽0202民初38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4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支持原审原告全部诉讼请求;2.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原审法院部分事实认定错误。一审中,对于上诉人主张为被上诉人冬季维修泰山锅炉房、三服锅炉房、皮口皮化锅炉房、海港锅炉房这一事实认定错误,上诉人实际已经施工完毕,被上诉人对此辩解是已经支付了全部费用,被上诉人也向法庭提交了其支付费用的所谓证据,但是该证据被证实并未包含上述工程。原审对于上诉人主张的普兰店铁西、发国锅炉房应当收取的工程费78000元没有认定也是错误的。对于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已经支付了10万元的依据也是错误的,2016年2月5日被上诉人所支付的10万元,上诉人已经提交证据证明是支付双方原先项目的款项,并且提供的发票数额与此一一对应,是原审法院统计错误,进而未予以认定,是完全错误的。这样错误的事实认定还很多,总之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所提交的所谓支付了全部工程款项应证据证实均为双方合作期间,被上诉人应当支付的其他款项。2.原审法院程序违法。上诉人起诉提供的录音证据,用以证明上诉人一直向被上诉人要求返还,当时被上诉人以内部审核再向上诉人支付款项而将上诉人的部分材料,被上诉人并没否认录音的真实性,只是推托找不到录音中被上诉人单位的人员。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3.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在一审中已经向法庭陈述请求违约金的依据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综上,原审法院错误认定事实,违反法定程序,错误适用法律,特提起上诉,恳请贵院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支持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或者发回重审。


**供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事实与理由:1.关于上诉人的第一点上诉理由:首先,原告针对冬季维修泰山锅炉房、三服锅炉房、皮口皮化锅炉房,海港锅炉房的维修,出具的证据有:单方制作的49800元的《发票记账联》一张,《产品发货清单》六张。六张产品发货清单上均没有价款,且没有与发货清单对应的合同,现无法确认清单价款,原告也无法证明产品发货清单和发票具有关联性,法院对此事实认定无误。其次,冬季抢修普兰店铁西、发国锅炉房,上诉人要求一审被告应该支付工程费用78000元法院没有认定,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该组证据原告在第七组证据中自认收到了57681.66元;在对被告第九组证据质证时,原告质证该组证据支付的是本组证据主张的部分数额;在对被告第十二组证据质证时,原告质证该组证据中有17396.32元支付的是本组证据主张的数额,原告在三次质证中出现了前后质证意见出现了极大的矛盾,又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其对于本组证据的主张,且原告提交的证据中出现多处前后矛盾的情况,合同签订日期为2013年5月17日,《普兰店铁西锅炉房产品发货清单》为2012年7月7日签订,产品发货清单早于合同签订日期10个月,因此该发货清单与合同不具有关联性。78000元剪贴发票记账联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为原告单方制作,与前四张产品发货清单不具有关联性,无法确认为普兰店铁西锅炉房、大普东锅炉房、发国锅炉房发货清单所述款项。78000元的剪贴发票记账联的日期为2013年6月2日,普兰店铁西锅炉房、大普东锅炉房、发国锅炉房发货清单分别为2013年6月2日,2013年5月29日,2013年5月28日,即使如上诉人所述此发票为以上发货清单对应发票,此发票也是在双方没有进行验收的情况下原告自行开具的。结合原告针对这组证据的三次质证情况的前后矛盾,一审法院不予认定该组证据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最后,关于《集团支付2012年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明细》和《重点、更改、并网类工程项目请款单》原告无法出示原件,复印件为原告单方制作,上诉人认可被上诉人支付了10万元款项,但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支付的10万元款项系之前的欠款,所以一审法院认定10万元中有21816.82元与本案有关符合法律规定,第四组证据10万元一审法院统计正确。原告所述法院其他事实均有认定错误的地方,经过统计,原告合计提交证据十五组,法院针对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第十五组证据没有进行认定,且对不予认定的证据说明了理由,阐释清楚法律关系正确。2.关于上诉人的第二点上诉理由:关于原告提供的录音证据材料,被告明确表述对真实性不予认可,属于原告举证不能。原告一审开庭时当庭提交了上百页的证据,被告需要核实大量证据的真实性,原告开庭提交大量证据导致一审第一次开庭无法进行正常庭审,第二次开庭原告又对证据进行大量的修改,但是法院为节约司法资源允许原告依法提交法院,并组织原、被告当庭质证,且原告和被告提交的所有证据在判决书中均进行了事实与法律的认定,一审法院程序合法。3.关于上诉人的第三点上诉理由:关于违约金问题法院适用法律正确。本案属于承揽合同纠纷,并不属于买卖合同纠纷,工程没有进行验收,双方发生业务也一直在持续之中,被告也陆续付款,本案不存在违约的情形,所以不存在违约金的问题。


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被告给付原告货款474350.70元;逾期违约金85383.13元,合计为559733.83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审诉讼过程中,原被告提交证据经举质证后,一审法院对证据的采信情况分析如下:


一、对原告所提交证据的认证意见


1.《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编号201200010、《建筑安装工程预算书》包含:《工程取费表》、《工程预结算书》、《工程量签证单》(二张)、《单位工程费用表》、《单位工程概预算表》,拟证明原告依照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完成了合同约定的工程,经过被告单位主管预决算的人员董成坤确认被告应当支付的工程款为21816.82元的事实。被告对该组证据中的《工程施工合同》、《建筑安装工程预算书》真实性没有异议,虽认为《工程取费表》、《单位工程费用表》、《单位工程概预算表》不具有真实性,但《工程施工合同》、《建筑安装工程预算书》能够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2.《产品发货清单》(6张)、《大连市加工修理剪贴发票》,拟证明原告为被告在冬季维修抢修工程:泰山锅炉房、三服锅炉房、皮口皮化锅炉房、海港锅炉房,被告应当支付维修费49800.00元的事实。被告对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关联性提出异议。本院认为该组证据无法证明原告待证事实,本院不予采信。


3.《工程施工合同》编号GTGL01、《产品发货清单》(4张)、《大连市加工修理剪贴发票》00088065,拟证明原告依据合同约定在冬季抢修普兰店铁西、发国锅炉房,被告应当支付工程款78000元。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合同是否履行以及清单、发票的关联性提出异议。本院认为,原告在对被告第7组证据质证时自认已经收到57681.66元;在对被告第9组证据质证时该组证据支付的是本组证据主张的部分数额;在对被告第12组证据质证时该组证据中有17396.32元支付的是本组证据主张的部分数额,前后表述矛盾,且无其他证据证明原告的主张,故对本组证据不予采信。


4.《农业银行进账单》、被告(集团支付2012年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明细)、《重点、更改、并网类工程项目请款单》,拟证明被告支付了其中的10万元,还欠49616.82元的事实。被告对进账单没有异议,但对《集团支付2012年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明细》和《重点、更改、并网类工程项目请款单》真实性存在异议。本院认为,进账单能够证明被告于2013年10月15日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0万元。关于明细因原告无法提供原件,被告对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结合原被告举证、质证意见,被告支付的10万元已经包含原告本次主张的21816.82元,其余部分在时间上与本案无关联性。


5.《协议书》、《建筑业统一发票》10000301、《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2015年冬季抢修民和锅炉房、杨屯锅炉房工程,总价款23782元,原告也向被告开具了发票,被告支付了其中9782元,尚欠14000元的事实。被告对2016年4月13日向原告支付9782元的事实予以认可,但对是否为该组证据中的项目进行支付提出异议。本院认为该组《协议书》中约定的数额为23782元,双方存在合同关系,被告提出支付款项与合同不具有关联性,应向本院证明该款项的实际用途,但被告未能举证,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6.《工程施工合同》201411、《建筑业统一发票》三张10000296、10000297、10000298;《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拟证明原告维修被告金州公司吴屯10吨锅炉爆管、金重20吨引风机、建房办20吨引风机、中长6吨炉排,被告应当支付65000.00元工程款,被告支付了其中的12000.00元,尚欠53000元的事实。被告对于《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没有异议;对《建筑业统一发票》的关联性提出异议;对《工程施工合同》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没有实际施工。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中原告仅凭发票证明合同总价款为65000元依据不足,应以合同约定的40000元为准,故对合同予以采信,发票不予采信。基于采信证据,就此节事实,被告欠款数额为28000元。


7.《工程施工合同》201200008、工程量签证单,拟证明原告维修被告金州三服锅炉房炉排,总价款40000元的事实。被告对合同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无法确认是否施工以及结算金额。对于签证单认为与该合同无关。本院认为,被告对合同履行以及金额存在异议的情况下,应就异议事实向本院加以证明,不能举证应承担不利后果,故本院对该合同予以采信。


8.《工程施工合同》201200006、《产品发货清单》三张、农商银行进账单一张,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普兰店泰山锅炉房工程,总价款27380元,被告只支付了10952元,尚欠16428元。被告对工程施工合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产品发货清单》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农商银行进账单没有异议。本院认为,《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均无异议,应于采信。《产品发货清单》没有价格,无法证明原告主张总价款为27380元,应以合同约定的2万元为准,在被告已经支付10952元的基础上,该组证据下欠款数额应为9048元。


9.《一分公司维修决算177227.98元》、《工程量签证单》、《工程结算书总表》、《单位工程费用表》,拟证明被告欠付原告工程款131669.68元。被告对《一分公司维修决算177227.98元》、《单位工程费用表》真实性有异议;对《工程量签证单》、《工程结算书总表》没有异议;本院认为针对该组证据中的《工程量签证单》、《工程结算书总表》双方均认可,该两份证据应于采信,该组证据所证明的欠款数额131669.68元予以认定。


10.《工程施工合同》EW2014-7、《工程量签证单》、《大连供暖集团二分公司马兰锅炉房10吨炉排大修清单》《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二分公司集贤南锅炉房20吨、马栏子锅炉房工程,总价款34760元,被告支付了其中18046元的事实,尚欠16214元。被告对EW2014-7的《工程施工合同》真实性没有异议;两张马兰锅炉房的《工程量签证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认为没有施工时间,签证单上也没有价格,无法确认此工程总价,也无法确认此工程为合同对应的工程项目;《10t炉排大修清单》真实性不予认可。18046元的进账单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不是针对该组证据中的项目支付。本院认为《工程施工合同》EW2014-7、《工程量签证单》能够证明原告施工的事实,应予采信。关于《10t炉排大修清单》所列金额34760元,被告虽不认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但未证明工程金额,且原告主张低于合同约定的41903元,故本院对原告主张数额予以认定;18046元的进账单真实性予以认可。关于进账单被告认为不是为该组证据中的数额支付,应向本院加以证明,因被告举证不能,应承担不利后果,故针对该组证据中原告主张的数额,本院予以认定。


11.《大连供暖集团二分公司冬季维修清单》、《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二分公司民权锅炉房10吨炉排大修、侯二锅炉房40吨锅炉分煤器维修、炉排维修工程、东纬路锅炉房6吨锅炉维修等工程,总价款19816元,被告于2016年2月23日支付了8000元,李东岩在2017年5月18日出具了尚欠原告11816元的证明。被告对《大连农商银行进账单》真实性没有异议。《冬季维修清单》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无法确认被告支付的8000元为冬季维修款所涉及款项,二者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主张的待证事实,同时因为被告对证据13中《被告二分公司经理李东岩的说明》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12.《大连供暖集团二分公司胶泥维修决算清单》、《单项工程开工报告》、《工程竣工验收报告》、《工程量签证单》(民权锅炉房除尘器胶泥维修、侯二锅炉房40吨除尘器维修、春柳锅炉房80吨除尘器维修)、《工程施工合同》EW2014-9、《工程施工合同》EW2015-4、《工程施工合同》EW2014-7,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二分公司上述锅炉房的锅炉房胶泥维修、炉排维修等工程,总价款105295.66元的事实。被告对该组证据均无异议,但认为该组证据中的款项已经支付。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


13.被告二分公司经理李东岩2017年5月18日出具的说明,拟证明被告单位二分公司2015-2016年锅炉房除尘器维修应支付给原告105295.66元,2014-2015年冬季抢修应当支付给原告11816元,夏季维修费27070.43元未付,已挂财务账,说明所有工程款仅限分公司未付,用来证明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项具体数额。被告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重复请款,且原告所列证据针对105292.66元有重复,故证据12中的105292.66元,其中11816元的冬季维修费和27070.43元的夏季维修费款项被告已经支付。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采信,但该份证据中所列的2014-2015年冬季抢修应当支付给原告11816元、2015-2016年锅炉房除尘器维修应支付给原告105295.66元在证据11、12中已经提及,故该份证据证明的夏季维修费27070.43元,本予以认定。


14.《海岛养殖锅炉房设备维修合同书》、《大连增值税专用发票》01588753、《6吨除尘器胶泥维修》、《大连农商行进账单》,拟证明原告承包被告海岛养殖锅炉房除尘器维修工程,总价款5676.84元,原告也向被告开具了发票,被告支付了其中5393元的事实。被告对该组证据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15.录音,拟证明在原、被告形成欠款后,原告多次打电话与被告单位相应的主管人员要求确认工程量、进行对账,要求返还工程量签证单,并支付相应款项,以及说明所涉工程已经交给被告单位主管部门进行审核的事实。被告对该份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无法确认证据来源,本院不予采信。


二、对被告所提交证据的认证意见


1.2013年10月14日的支票存根31009130号10万元;*通锅炉的《非经营性收款收据》10万元,拟证明该10万元系支付原告主张的数额内款项。原告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笔款项支付的是其举证1-3组证据中149616.82元当中的10万元。本院认为,结合本院对原告1-3组证据的认定,被告支付的10万元除包含原告证据1中数额外,与本案其他项目在时间上不具有关联性,本院对其中21816.82认定支付外,其他数额不予认定。


2.2014年1月24日的支票存根53247.68元;*通锅炉的《非经营性收款收据》53247.68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笔款项是对应被告支付2011年以前维修工程款应付款33447.68元以及2013年1月6日引风机维修19800元,并提供了该19800元、33447.68元的发票。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发票数额即19800元及33447.68元与被告支付的金额一致,且原告主张金额中亦不包含53247.68元金额。故被告该笔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3.2014年11月25日支票存根102502.4元;《非经营性收款收据》102502.4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笔款项是被告应当支付的2012年银行、桃源等款项中的6万元,以及被告应当支付的2013年杨屯建房办等上煤、初渣改造工程应当支付的款项当中的42502.4元,二项合计是被告向法庭所举的102502.4元,原告也向被告开具了相应的建筑业统一发票二张,一张为6万元,一张42502.4元。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发票数额即42502.4元及6万元与被告支付的金额一致,且原告主张金额中亦不包含102502.4元金额,被告虽对原告的证据关联性有异议,但亦未能证明该款项具体项目。故被告该笔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4.2015年2月16日支票存根13982.89元;《非经营性收款收据》。拟证明支付该款项。原告认为该笔款项是原告承揽被告二分公司集贤南20吨除尘器以及马兰子10吨炉排维修工程,该笔款项当中应付的一部分,对应的合同编号是EW2014-7。本院认为,原告在举证时已经对合同编号是EW2014-7的项目进行说明,在本份证据质证时,又认为该款项系支付合同编号是EW2014-7的项目部分钱款,前后矛盾。故对该份证据予以采信。


5.2015年3月1日1万元支票存根;《非经营性收款收据》1万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笔款项是原告在2014年3月11日替被告垫付的环保罚款1万元,将近1年后被告还给原告该1万元垫付款项,并要求原告向被告开具了建筑业统一发票,发票编号为100040333,该1万元双方互不相欠。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发票数额即1万元与被告支付的金额一致,且原告主张金额中亦不包含1万元金额,被告虽对原告的证据关联性有异议,但亦未能证明该款项具体项目。故被告该笔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6.2016年2月19日8000元的支票存根;《非经营性收款收据》8000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笔款项是支付被告二分公司所欠款项的一部分,可见原告所提证据《冬季维修清单》、《大连农商行进账单》,共计是19816元,只支付了8000元,尚欠11816元,这在二分公司经理李东岩情况说明中已予以确认。本院认为该份证据结合原告所出示的《冬季维修清单》以及被告二分公司李东岩的说明,该8000元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7.2016年2月5日支票存根10万元;《非经营性收款收据》10万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款项是被告应当支付的2012年民权、桃源等水冷地改造等剩余款项30218.34元,2013年210锅炉前管板及引风器业轮改造应当支付的8500元,2013年东纬路7吨锅炉大修应当支付的3600元,2013年铁西、发国烟管、除渣机更改应付款105077.98元中的剩余款项57681.66元,这4项合计为被告2016年2月5日所支付的转账支票10万元。原告向法庭提供建筑业统一发票4张以及工程施工合同来证实该10万元所支付的项目内容,与本次原告所起诉的标的额无关。本院认为原告出示的发票数额为96560元,低于被告支付数额,且针对2013年铁西、发国烟馆、除渣机一项前后叙述矛盾,故针对被告以本证据主张支付相应数额,本院予以采信。


8.2016年4月13日12000元和9782元的支票存根。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认为该二笔款项对应的是第5组证据中的23782只付了9782元,第6组证据应付6.5万元,支付了1.2万元。本院认为,结合本院对原告第5组、第6组证据的认定,被告支付的9782元以及12000元系支付原告第5、6组证据中的部分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9.2017年1月25日支票存根30000元;《非经营性收款收据》3万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质证认为该笔款项是被告应当支付的铁西、发国烟馆、除尘器、除渣机改造等项目,应当支付的款项中余额47396.32元当中的一部分。这项工程余款17396.32元未付,该笔17396.32元在随后被告2018年电汇194855.19元中全部付清。本院认为原告在对该笔款项质证时,与其主张存在矛盾,故该份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10.2017年5月18日支票存根5393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质证认为,该笔款项是被告应当支付的海岛养殖锅炉房工程款,该笔工程款被告尚欠283.84元,这在原告所提供的证据14当中可以予以佐证。本院认为,该笔款项与原告证据14中的款项一致,双方均无异议,本组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11.2018年2月9日5万元支票和《非经营性收款收据》。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质证认为,该笔款项是被告2014年迎春路移装20吨锅炉所欠工程款243750.30元中的一部分,该5万元是支付该笔工程款中的一部分。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发票数额即50000元与被告支付的金额一致,且原告主张金额中亦不包含此项金额。故被告该笔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12.2018年12月28日电汇凭证194855.19元。拟证明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原告质证认为,该笔款项是被告应当支付的2013年铁西、发国烟管、除渣机更改工程款剩余的17396.32元,2014年民权锅炉房炉排及除尘器大修应支付的工程款9657.45元,2015年迎春路移装20吨锅炉剩余工程款93750.30元,2015年春柳北上煤机、除渣机改造应付工程款160362元中剩余的80362元,2014年210锅炉方除尘器维修工程款18500元,合计应当支付219666.07元,实际只电汇支付了194855.19元。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发票数额即194855.19元与被告支付的金额一致,且原告主张金额中亦不包含194855.19元金额,被告亦未能证明该款项具体项目,故被告该笔款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一审法院依据上诉采信证据认定事实如下:原告自2012年起与被告订立数份施工合同,对被告供暖设施进行维修并提供相关维修材料,被告不定期、不定额的向原告支付工程款。结合本院对原、被告证据的认定,确认原告所主张合理数额为383397.61元;被告给付合理数额为143982.89元,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239414.72元。


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应受法律的保护,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本案中原告依照约定履行合同了合同义务,被告应按约定向原告支付工程款。经本院对双方所提交证据的审查认证,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239414.72元,故对原告所主张偿还该部分工程款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关于原告所主张的违约金,双方合同虽约定了付款时间,但原告并未提供违约金的计算标准和计算依据,故其主张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应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起算时间应以被告支付的最后一笔工程款之次日起,即2018年12月2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利率作为违约金计算依据。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供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给付原告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239414.72元;二、被告给付原告以239414.72元为基数,自2018年12月2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利率计算的逾期违约金。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上述第一项被告应给付原告之款项,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9400元,由原告负担5180,被告负担402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经审理,本院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的事实和理由有:1.一审认定总欠款数额错误;2.一审认定被上诉人已给付合理数额为143982.89元错误。3.一审判决给付的违约金的计算方式错误。被上诉人均不予认可。二审审理时,基于上诉人对一审判决认定“原告所主张合理数额为383397.61元”、“被告给付合理数额为143982.89元”以及依据前述两个数额计算得出“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239414.72元”均提出异议,本院责令上诉人庭后三个工作日内提交“原审应确认的‘原告主张的合理数额’、‘被告已给付的合理数额’、‘尚欠原告工程款的数额’”,上诉人于2021年5月14日提交书面核算结果,该书后面意见载明:“一、一审认定上诉人诉讼请求数额仅为383397.61元错误。……二、认定被上诉人给付合理数额为143982.89元错误,没有证据证实,真实的事实是上诉人没有支付一分钱……”,被上诉人对上述上诉人提交的书面核算意见不予认可并提交书面的答辩意见。依据双方当事人一、二审举质证意见、庭审陈述及二审中双方提交的核算意见,一审采信证据及认定事实均无不妥之处,二审无据对一审事实做出变更,上诉人上诉请求依据的第1、2项事由缺少证据支撑,二审无据确认,一审判决判令给付欠款本金数额并无不妥,二审无据变更。


关于上诉人上诉主张违约金的计算方式,本院认为,上诉人一审时诉请“给付逾期违约金85383.13元”,但并未明确得出“85383.13元”计算标准(包括本金数额、利率及计算的起止时间)及计算的合同依据或者法律依据,一审酌情判令“被告给付原告以239414.72元为基数,自2018年12月2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利率计算的逾期违约金。”并无明显不妥,二审不宜再作调整。


综上所述,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028元,由大连*通锅炉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家永


审判员: 王 歆


审判员: 毕春燕


二O二一年七月十九日


书记员: 李 波